头部banner

我的父亲与伟大无缘

出自: 2012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去年腊月,听过了“小年儿”稀稀落落的鞭炮声,父亲就走了。
  从此,我没有了父亲。
  三百多个日夜,悲情痛楚一直纠结难拆。心似被一潭苦酒淹泡着,捞不出来。潭中的苦酒则日益的深,因为溶进了心里流出的血和泪。
  有一句影视台词说:没了,才知道啥叫没了。本人以一名写作者的身心历验,认可这句台词为经典。
  没了,才知道啥叫没了
  父亲走了,方始感悟,步入壮年,家里仍有父母健在,着实称得天赐的奢侈而务须百倍珍惜。前些时与一位领导兼兄长闲谈,其父年已近百,兄长半开玩笑地说:家父已够得上古董了!兄长爱好收藏多年,说这话时满脸的幸福,比拟也很是恰切:一个世纪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