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我爹是条河

出自: 2013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我爹说过,再大的水也进不了西门儿。我爹说六三年六月二十八发大水,大沙河从南坡根儿淹到北坡根儿,浪头滚滚由西向东朝阜平这个小镇子的西门扑过来,人们眼见着水涨西门跟着就涨,水漫金山似的。最终浪头们没涨过西门,只好呼号着向南拐了个弯,绕过镇子咆哮着走了。

  我爹说那年阜平镇的人们不光叫铺天盖地的大水镇住了,还叫一个手握长钩的高大汉子镇住了。那个汉子站在西门的河堤上,大裆裤,短汗衫,铁塔一样伫立着。洪水夹杂着树木,猪羊,板柜,木床,山药,北瓜,一沉一浮地漂下来,汉子双手持杆,杆子上的铁钩放着寒光。一会儿往河里一搭,一头淹死的牛就被打捞上来,再往河里一搭,一棵长着枝叶和树根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