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物的记忆

出自: 2016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槐 雪

  近四十年前,我们一家从浙江东部老家一路奔波,辗转搬迁到父亲工作的煤矿,陕西关中北部的煤矿王石凹。

  矿区附近曾经有芦苇丛生的湖泊,水鸟翔集,据说还有稀有的朱鹮。我生活在这个矿区的时候,黄土高原上的湖泊已经很少了,矿区湖泊和水鸟成了传说。

  我读小学时,铁皮文具盒上画着一只翠鸟,立在一根嫩绿的芦苇上。芦苇秆下的空白是我想象中漫无边际的湖水。

  难得的是矿山的东边有一片槐树林。

  惊蛰过后,三月间,槐树依旧干枯。槐树皮灰褐纵裂,枝叶如铁条,映着蓝天,像现代派的雕塑。四月,枝条染绿,树冠如盖。一天晚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