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老盐河韵事

出自: 2017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磨 坊

  老母儿爬上来,夜就躲到房影儿里去了。院子里那棵小枣树替样儿似的印在了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月光洒在这方方正正的小院儿,像是被男人拿墨线打过,齐齐整整的。

  她走进院子里,收了一簸箕豆子打算再去。一扭头,就看见了自己铺在地上的影子。愣了一会儿,她想,谁也不会相信这么苗条的身子揣过孩子。孩子睡熟了,趁这工夫多磨会儿吧。

  她把豆子溜进磨眼儿,推了起来。天这么晚了,她一点也不觉得累,因为她想着男人比她更苦。揣着孩子时,他一直让她在炕上歇着,活儿一样也不给摸。跟了他,就是他的人了,等生下崽儿来,做牛做马,也得让他吃好食儿、睡热炕。磨棍儿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