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活殡(短篇小说)

出自: 2017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这个关于我舅舅的故事,在我们那一带早已传得沸沸扬扬,不过很多人眉飞色舞谈论它的时候,抱有的多是猎奇心态,拿来当茶余饭后的笑话,与真实的我舅舅的故事相差甚远。如果任由这种嘻嘻哈哈的传说漫天飞扬,那就是对我舅舅莫大的亵渎。我舅舅不容易,被人讥笑玩弄了一辈子,我不想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了。

  其实,我对舅舅的感情远没有这么深厚。小时候,家里穷,舅舅穿不上棉衣,老是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。舅舅的鼻孔下,永远挂着两柱明晃晃的鼻涕,那鼻涕垂挂到一定长度,他就勾出舌头吸入嘴里。我曾纳闷,舅舅的鼻涕怎么就取之不尽吸之不竭呢。大概就因了这个缘故,我不愿意接近舅舅,更不愿意让舅舅抱。平心而论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