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我和父亲共同守护的一份隐痛

出自: 2017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乡村日子最难过的那几年,我也就十多岁。

  家里越来越没有吃的了。刚入社那几年,家里还有些陈粮食,贴补几年,米面缸都干凈了。入食堂以前,粮食不够吃,总还能找些瓜菜掺着。队里吃了食堂以后,每顿到食堂去领饭,馍馍论个,汤饭论勺,定量。不够吃,就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到了1960年,粮食标准越来越低。每人每天六数,这是一个新发明的数量词,十两秤的一两叫一数。刚刚由十六两秤改为十两秤,说“两”,不太容易说清楚。食堂的定量为每天六两粮。三顿饭,每顿二两。黄面搓条,像甘蔗那样粗细,一顿一圪节玉米面黄馍,一碗清汤糊糊。任是大人孩子,都不够吃。我正在长个子,母亲只好饿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