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诗人、疯子与鸟鸣

出自: 2018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诗 人

  诗人早就死了,死了很多年。

  我不知道他在死之前有没有“从天空看到深渊”,我只知道,在他死之前,一直把一台录音机放在枕边,随时录下他想说的话,他要告诉世人的秘密。多舛的命运使持续的愤怒像一针针黑色的毒剂,不停地注入他体内,细胞疼痛地抖动——疼痛沿着神经抵达咬紧的牙齿。陈旧的血液在躯体内缓慢而滞重地循环,将所有的攻击力送达每一寸骨骼、每一根毛细血管、每一块皮肤挤压出的表情。而对外的攻击力早已经失去了靶子,除了空气以及身后的虚无,他身无长物。他身边再没有一个人,他占据在别人记忆里的空间已经被清场。他没有女人、没有孩子、没有朋友,少有几个例行公事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