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水车房的月光

出自: 2018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大年初一,我接到他的电话,他说他爹的坟没了。我吃了一惊,好好的坟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他声音苦涩地说是凶兆。凶兆不凶兆且不论,起码是不祥之兆。从那一刻起,我心里郁闷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我和他爹是拐弯儿的亲家,我姑父是他爹的亲哥,姑父行二,他爹行五。他爹叫王栋梁,大洼村的村支书。

  我叫他爹“叔”。

  六十年代初,叔病倒了,那么硬实的汉子,卧床十日,转眼就成了一副骨架,就亡了。

  叔死前,悄无声息,没告诉姑父,没告诉任何人,唯独通知了我。他看重我,说我是吃皇粮的人。当时,我是海城市农委常务副主任。我去看叔,本是三月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