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当代文学中的“降妖除魔”叙事探究

出自: 2018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前 言

  张清华

  现代汉语中“妖魔”虽为并称,但细分二者却并不完全相同。“妖”为本土之说,语出很早,《楚辞·天问》中说,“妖夫曳衔”。《左传》中有“人弃常则妖兴”“地反物为妖”的说法,《说文》解之“从女芺声”,“一曰女子笑貌”。可见妖最初并无贬义,但《左传》中又说:“妖由人兴也。人无衅焉,妖不自作。人弃常则妖兴,故有妖。”可见妖很早也已演化为异类“兴作”之物,成为人“弃常”而生的,类似“怪力乱神”之说。

  “魔”字源出佛经,为梵语“mara”(即“魔罗”)的音译简称,是外来文化的携带物。关于魔的文化至为复杂,《阿毘曇毘婆沙论》中有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