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忆二姐

出自: 2020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 二姐上轿那天,我懊糟得心都要碎了。

   我不敢看二姐。刚梳好的发纂儿,被她挠的稀扒乱。脸颊泪水成串,抓破之处,血迹斑斑。老婶儿脸挨脸地劝说二姐:“唤儿(二姐的乳名),认命吧!当年我进这个家,才九岁,当童养媳……”

   “那……那是啥时候?这阵……阵……妇女都……都解放了……”二姐抽嘘着。

   我也忍受不住,想哭,摔门跑出屋。

   后来二姐怎么被强行抱出屋?又怎么上的花轿?我不想看,更不愿看。眼不见,心不寒!

   真替二姐糟心啊!二姐的长相,在街东头是数一数二的。高高的个头,细腰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长城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